技术资源网
当前位置:技术资源网 / 值得一看 / 正文

《长青之死》经典美文欣赏

作者:技术资源网发布时间:2019-10-30 12:02浏览数量:28次评论数量:0次

长青之死

 “林先生,您签购的这两款智能人都是国内最新的产品,并且已有不少成功的案例……”

我想问,现在的仿生人真的可以植入人的感情?”

当然,先生。就算您不相信我们,也应该相信现代科技,其发展速度之快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

既然如此,请介绍一下它们的年龄、寿命以及性格特征和实践功能。

先生,本公司产品都是根据顾客的需求进行定制的,这一点简介上已经说明地很清楚了。我们会根据您需要的年龄进行初始化,再根据您想要的性格以及他在社会中充当的角色进行独一无二的编译。另外,在社会实践方面您完全不用担心。我们有顶尖技术团队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使产品熟悉生活工作环境。而对于寿命,您是该产品的的合法所有人,他们的寿命自然与您的一致,不过……”

我叫林长青,今年二十八岁。

十年前,我随父母迁到北京,随之而来的还有老家门前的常青树。十年来,我总是一帆风顺,一鸣惊人,工作处处受到老板的重视,生活享受着脾气温顺的父母的爱。

我的名字是父亲取的,他希望我长青。听母亲说,那时他是抓耳挠腮了好一阵子,才憋出这几个字儿,又不知从哪里翻腾出一棵常青树苗,兴冲冲地跑到院子里栽上。

我诞生的那一天,刚刚扎根的常青树苗绽放出第一抹绿色。

十八岁之前,我一直被视为父母眼前的掌上明珠。我从未让父母有过一切的失望与不安心,骄人的成绩是我奋斗的全部,只有这样,才能使父母疲惫的面庞露出欣慰的笑容,我的内心才能得到一丝丝满足。

十八岁那年,我凭借出色的能力提前毕业进入工作,应聘单位提供一切栖居条件,公司的地址在北京。

近十年,父母待我依旧非常好,即使近在咫尺,每天也要打电话嘘寒问暖,而在每个周末,我定会雷打不动地驱车归家,同父母畅畅快快地抖出自己的心事。

公司业务繁多,平日里根本抽不出归家的时间。好在这样的生活我已经习惯了,父母也已经习惯了,好在他们对我从来都是理解与支持的.

然而此次归家,我第一次同父母发了脾气,起因是父亲的一句话:年龄大了,该找对象了。这句话我数天前从母亲口中听说,并置之不理,没想到几天后旧话重提,即使出自父亲之口,我也不能一下子奉承下来。便随口转移话题,意图敷衍过去,然而父亲一再追问下来,我竟没有任何收场的机会了。长时间的工作压力终于使我的脾气爆发,我扯着嗓子对父亲吼道:我的事,你管不着!

我起身离开,父亲的暴喝在身后响起,他似乎是要对我动手了。母亲站起身一把推开他继而又跑过来拉住我。我不知怎样想的,甩开母亲的手,摔门而出。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对父母发脾气。

事后,我内心非常愧疚,父亲虽才年近半百,却因早年的奔波弄得满头白发,母亲瘦弱的身躯怎经得住我使尽力气的甩打呢?

第二天,我一大早给父母打电话道歉,并承诺一定在下个周末带女朋友回家。我可以听出母亲露出的笑意也能想象到父亲沉重的喘息。至于女朋友,我的心里早就有了打算。

“……而您是产品的合法所有人,它的寿命自然与您的一致,不过若您不再需要它们,可以提前进行摧毁或者暂停服务

为了满足父母的需求,我迫不得已从当今火热的只能人平台中定制了一台配偶机器人,我给取名为王静。我向来没有和异性有过亲密的接触,总感觉与她们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这样也好,省去了大部分的交流时间,便于我全身心的投入工作。况且智能人和我们一样拥有合法的公民身份,拥有人类所有的全部感情,同样的经受这生老病死,我实在无需担心什么。

周六一早,我带王静看望父母,父母似乎很高兴,一见到我们就笑的合不拢嘴。我感觉这款设计是非常不错的因为她太乖巧懂事了。母亲抓着她的手拉家常,亲密地好像母女一般,而父亲更是一杯杯的给自己灌酒——平日里只有他高兴的时候才会这么做。

我为自己带来了王静暗暗高兴,即便她是一个天大的谎言,也毕竟是善意的。要知道,人生中没有比认认真真犯错更酷更有意义的事了。

深夜,父亲的鼾声如约而至的响起,我的内心却隐隐约约生出一股不安。

在父母的催促下,我于一个月后与王静成了婚。在这期间,我又与父亲展开了第二次大战:我本想着找个女朋友就可以拖延个一年半载,可父亲却要我立即完婚,我当然不能顺从。当我被诸位亲戚轮流说服之后,终于决定一个月后草草了事,然父亲又要变本加厉坚持大事大办,把老家十里八乡亲戚接到北京风风火火地办一场婚礼。说实话,我除了工作其它的都不担心,只是这样的要求也未免太过苛刻。可一想到父亲一生中这样的时刻也只有一次而已,我的心立刻就软了下来。

完婚后,生活终于逐渐步入正轨,王静这边却又出现了问题。她先是责怪我不能每天晚上陪她说话,又怪我不该每天忙工作而应带她出去放松放松。这些无理取闹的要求我本没有放在心上,可她竟向父母反应我的种种恶行,父亲知道后,立马劈头盖脸骂了我一顿,而母亲则坚持要我先放下工作,好好休息几天

回家后,我怒不可遏,把坐在沙发上的王静一把揪起来,质问她:你是我买来的,凭什么违背我的意愿做事?她没有说话,失声痛哭了起来。我立即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签购协议的第一条写得清清楚楚:签购者在日常生活中不应提及所属关系,不得对仿生人存在歧视。我迅疾向她道歉,并保证,近几个月实在太忙,有时间我一定会带她出去好好放松放松。

安顿好王静之后,我安静地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了老家门前的常青树。唉,父亲希望我长青,可我明显的感到自己正在急剧衰老。

没想到安宁的日子才过了一个星期,王静又开始不领我的情了。而这次更甚,她先是去公司威胁我的上司要给我放假,把家中的父亲接来助阵。在同事怀疑而带着嘲讽的目光中,我红着脸冲出办公楼,心中的怒火更是一触即发。

送走父亲,我同王静大吵了一架,我怒斥她的这一举动让我很是丢人。而她却是置之不理的样子,还一字一句地挑着我的错我抑制住心中的怒火,对王静动起手来,眼看王静又要拿起电话向父母告状,我立刻跑到书房拿出控制器,暂停了服务,不过这也面临着一个问题——她将失去所有记忆。

不过,我想一切都可以解决,我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把工作做好,能不能升职关键就在此一搏了。

第二天,我有些忧心忡忡地去工作但或许因为王静的缘故今天的工作效率大不如前。我正想着怎么解决,这时父母打电话过来,父亲大喝一声,让我滚回

我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心想着一切都完了。

果然不出所料,一进门,首先看见的是母亲蹲在地上痛哭流涕,父亲的白发显得有些凌乱而王静在地上躺着。桌子上放着智能机器产权的盒子,不知这怎么会被他们翻出来。

你混蛋!父亲开口第一句就如雷贯耳,接着是母亲断断续续地抽咽看着静静昏迷在家,又怕影响你工作,我和你父亲就擅自做主把她送到医院,可检察的医生却说她是机器人,她怎么会是机器人啊?长青。我不好回答,也无心回答,满心的羞耻早就使我抬不起头来,父亲失望无助的眼神更是我一辈子都不愿看到的。我们让你出去找人,没让你找机器人父亲歇斯底里的声音掩盖了周围的一切嘈杂,婚姻是你的终身大事,你这么做,太让我们寒心了。父亲说着,眼角滴起了泪,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父亲流泪。

我最后是狼狈冲出家门,事情都发展到如此地步,怪也只能怪自己做事从不计后果。

我心如刀割的走在路上,没有人看到我满脸的泪水,无人的大街死一般的沉寂。二十八年了,我从未像现在这样落迫过,工作的重担早已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父母急切寻媳的要求又给了我当头一棒。

我承认的确不该拿婚姻大事当儿戏,欺骗父母的感情。然而生活中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能够挽回的。不知不觉,我萌生了轻生的念头。

我的内心十分纠结,但走到桥边时,终于还是下定决心,飞身一跃,淹没在这滚滚江潮中。我突然听到有人在呼唤我,是母亲,原来她一直在后面跟着我。我多么想爬上岸轻轻抱住她,告诉她一切都会过去的。然而我实在是太累了,任一层一层的潮水将我淹没。

在我还有最后一丝意识时,想起了父亲栽的常青树,他希望我长青,而我却活的这么狼狈。

如果我泉下有知的话,我会知道,父亲听到我死讯后的表情是怎样的令人心碎,而母亲接到死亡通知书时定是站都站不起来。

我则沉浸在这滚滚浪潮中,终于寻到片刻的安宁。

在我死后的第二天,我一生敬爱的父母悄悄地与世长辞。

尾声一

我叫林长青,今年二十八岁。十年前,我随父母迁到北京。十年来,我确实一无是处、一塌糊涂。工作处处不受老板的重视,生活上父母给不了我任何帮助。

十八年前,我伤透了父母的心,于青春如画的年纪里荒废学业,乐此不疲。父亲常年在外奔波,用半头的白发为我犯下的错误埋单。

十八岁那年,我被学校勒令提前退学,父亲四处拖关系从北京为我谋得一份差事,公司提供一个七十平方的楼房,前提是要以家中的十亩地作为交换。

来北京的前一天,父亲拿着地产证看了又看,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第二天,父亲像是忘记了所有的不愉快,兴冲冲地刨出常青树要带到北京。我笑他,北京是没有地方种这玩意儿的。

那天,我们出发地非常早,却没料到天气的急剧变化。那是北国罕见的恶劣天气,狂风呼啸,大飘飘,我乘坐的列车遭遇了飞来横祸。列车脱轨,父母双亡,随之而去的还有父亲怀抱中的常青树。

十八岁那年,我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用自己所有的积蓄购买了两台仿生人。一方面,我无法面对父母离去的现实,另一方面,我亏欠父母的实在太多,希望以此复苏父母的记忆,减轻内心的愧疚。

那家技术团队的确非常优秀,不出一年,那两台机器就有了和父母一样的面貌、年龄、性格以及社会背景。我真心把他们当做亲身父母对待,他们对我也非常好,十年来,从未对我发过一次火。

尾声二

我的生活看似逐渐回复完整,实际上,在我亲生父母离开后,我从未走出过生活中的阴影。

科技真得使我目瞪口呆,那两台仿生人不仅拥有父母的思想感情,就在做事风格上也是如出一辙。然而我却时时刻刻地保持着清醒的意识——他们不是我的父母。

我每天把自己埋在工作中,是因为我相信,只要足够累,我就不会再有精力去遐想。于是,我每天打着升职的幌子没日没夜的工作,实际上是对自己的解脱。这样不见天日的生活我过了十年,身心俱疲。

三个月前,我老技重使,从那家公司买来第三台机器人,然而没想到,她竟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如此大的困扰。

当我想到轻生时,第一个冲进我意识里的是父亲苍老的形象。事实上,我把他们分辨得已经不是很清楚了。机器的确是可以存在感情的,不过这感情的隔膜实在是太大了。

看到母亲的那一刻,我是有能力抓住继续生存的机会的,只是我还是同十年前一样自私的为自己做出决定,任潮水灌满我下沉的身躯。

那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想让它们的寿命比我的要长,即我死后它们可以继续,这个要求可以达到吗?”

不好意思,先生,技术组无权实现该功能。

我妄想从人工智能中获取些许幸福,然而他们终不能使我满足。

在我死后的第二天,父母在家中悄然离去,至此我的时代全部结束。

尾声三

我叫林长青,今年二十八岁。我的名字是父亲的,他希望我长青,可我十八心已死,自此不复生!

倘若有谁试图走进我的生活,我最想让他知道:有些人一旦走了,就是没了,世上罕有能陪你走完一生一世的父亲和母亲。请珍惜与他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这是其他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六神影视APP&网盘下载 下载APP 免费畅看全网大片!
End

免责声明:本文由本站编辑并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技术资源网

技术资源网 主页 联系他吧

坚持分享优质资源

欢迎 发表评论: